菊乐logo

乱世情缘(上)

作者:董事长 | 童恩文


    前记:本小说由旅美多年的胞兄童恩川所写。作为小说,许多情节是虚构的。本人对原作做了一些修改。
                                                                                                                          —— 童恩文



    1995年五月的一天,从首都国际机场出口,一位中年妇女推着行李车匆匆出来,与前来接机的妹妹相拥,便迅速打出租车离去,直奔医院,这便是本文主人公之一,百合。
百合是家里的长女,十几岁就离家在外,读大学,赴外地工作,结婚,生养小孩一直到移民,一生忙忙碌碌,父母对她的牵挂却一直伴随着她。白合的老爸在北京的一所大学当教授,年轻时曾留美,学习航空工程。八十岁那年发现患了直肠癌,马上做了直肠切除和人工肛门手术,手术后恢复得不错,老爸不让家人把他生病的事告诉百合,怕影响刚移民到美国洛杉矶正在打拼的她。但毕竟八十的人了,怕有什么不测,家里还是打电话通知了她。等她匆匆提着几百包肛门袋赶回北京时,老爸已快出院了。
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老年的父母最需要的是儿女的陪伴和照顾,老爸的病让她深深感到自责和亏欠。她把在美国的家事安排好之后便赶回北京,打算在家多待一阵子, 好好地伺奉年迈的父母。这是她成年之后与老爸相处最长的一次,在健康时好时坏的间隙中老爸给她讲了他一生的许多经历而有了以下的故事。也才知道父母为什么会给她取名百合。

小镇来客
 
    美国西部洛杉矶好莱坞山(Hollywood Hills)的北边有一大片平原,周围被群山包围着,洛杉矶河由西北向东南蜿蜒地从中穿过,流向洛杉矶城,再向南流入大海,这便是当地人称为圣费南度谷地(San Fernando Valley)的地方。这一带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还没有完全开发,只是铁路沿线有许多工厂,仓库等。平原上遍布柑橘园和牧场,点缀着若干城镇。每年十二月到第二年的四月,是洛杉矶的雨季也是这河谷最美丽的时候,河里水量充沛,到处青翠连绵,北方来的候鸟一群群在河岸边飞翔觅食,一片祥和的景象。雨季一过,夏季来临,满山的青草由于缺水而变成枯草,洛杉矶四周的山峦再变回枯黄一片。 洛杉矶河变成小溪一样的涓涓细流,挣扎着等待下一个雨季的来临。。
    开发得较早的贝班克(Burbank)镇在这块平原的东北方。离镇不远铁路旁有一个飞机场,以前叫做贝班克机场,这是当时洛杉矶最大的机场,运营着飞往美国各地的几十条航线。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Corporation})的贝班克飞机厂就在机场旁边,是当时美国最大的飞机工厂之一。时常看到崭新发亮的新飞机停在工厂的停机坪上,等候飞往各地交货。
小镇奥利弗大街(Oliver Avenue)上有一家老广杂货店(Can.’s Grocery),经营粮油杂货和附近农场生产的蔬菜水果。 Can. 是英文Canton(广东)的缩写, 老店原来在洛杉矶的中国城,三十年代初美国经济大箫条,生意不好才搬到这里。店主是中国老板,五十来岁,英文之外还会讲广东话。 他姓邝名叫志强,晚辈叫他强哥或强叔,当地人就叫他Kan(和Can.同音)。他和老婆强婶两人打理这间商店。他们有一儿一女,女儿莉莉在洛杉矶城里上大学, 胖胖的儿子名叫杰森(Jason) 刚上小学一年级,放学后常常在店里玩耍。
    1939年五月底的一个黄昏,穿着香云沙唐衫的强叔和老婆强婶正在店里忙乎着, 工厂里的许多工人也乘下班回家路上过来购物,男男女女唧唧喳喳一片热闹。一个陌生的年轻的中国人进了门,强叔满脸笑容上前,嗨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接着便问:“雷海唐人! 海兵豆雷?”(你是中国人!从那里来?)年青人打量这一身老广打扮的中国人笑着说“Excuse me”, 表示听不懂广东话,于是两人开始用英语交谈。年轻人告诉强叔他叫查里(Charlie),刚刚在芝加哥某大学毕业, 到贝班克的这个飞机制造厂来实习。上午到厂里去报到的时候人事部门的人告诉他镇上有一家杂货店,老板是中国人,人很好,有事可找他帮忙。
    三十年代洛杉矶华人并不像现在那么多,华人集中在市内中国城一带,多从事小本生意或体力劳动。布班克华人就更少了。来了自己的同胞,强叔感到很亲切,眼前的这位年轻工程师,仪表堂堂,有着北方人的高大身材和棱角分明的脸,又有着苏杭人白皙的皮肤,加上风度斯文儒雅 使他顿生好感。“Actually I knew you are here. When your manager showed you around this morning, a lot of my folks saw you, girls said  a handsome young Chinese engineer is coming to the plant( 其实我已知道你来了,部门经理带你参观的时候,我许多熟人都看见你,姑娘们说,厂里来了一个漂亮的中国小伙子工程师”)。别人这样夸自己,查里脸都红了。注意到这点,强叔马上说:“you want to buy something? How can I help you(你是来买东西的? 有什么可帮到你)?”“I want to settle down first, staying in hotel is not my plan.   Do you know where I can find a room for rent ? (我现在首先要安顿下来,天天住酒店不是办法,你知道哪里有房出租吗?”)  原来当天下午查里自己也去找过公寓,还没有落实;有的说没空房; 有空房的条件太差又不安全。两天后就要上班查里有点着急了。为什么租不到房,其原因是华人在三十年代的美国是很受歧视的,条件好的公寓不愿把房租给中国人,嫌中国人不讲卫生,一般家庭也不放心把房间租给不了解的华人。强叔当然知道这点,便说:Let me think about it , I need talk to  my friends, I’ll let you know as soon as I have an answer.  Which hotel are you staying in ? (你让我想想,找熟人打听打听。你住在哪个酒店? 有消息我再通知你。) 
    强叔送走了查里,把老婆强婶拉到一旁商量了一阵。决定把自家的一间空房租给查里,从而引出了一个长达半世纪的爱情故事。

   查    里

查里原籍杭州,在上海长大,是家里的第六个孩子,上面有四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查里的爸爸在北洋政府外交部任职,长期派驻法国和日本,回国后曾任H 市市长,查里读大学时爸爸已退休,在上海当寓公。
    查里家的孩子个个极富天分,家里又重视教育,三个哥哥都曾留学美国,查里和他的几个哥哥一样,进的是交通大学,他修读电机工程。二十一岁便已毕业,来美国读硕士的时候还不到二十二岁。 航空工程是当时的尖端学科,查里出国留学时,国内还没有大学涉及这个领域,清华大学设立航空工程系已是以后的事了。由电机转学航空并没有太大的困难,因为学电机的学生也有很好的数理基础。中国航空界有很多人都是由其它学科转学航空的,最著名的算是钱学森了。       
    芝加哥所在的大湖区是美国当时的航空工业中心,查里就读的C大学有当时顶尖的航空工程系。导师是有名的飞机设计专家迪克森( Dickenson)教授,查里是他收的第一个中国弟子。查里的研究课题是飞机金属的疲劳分析。他日夜苦读,还花了很多时间泡在实验室,他的电机背景和动手能力这时也派上用场了。他用学校先进的仪器得到许多难以获取的数据,加上理论分析,使他的硕士论文得到很高的评价。导师迪克森教授本想留他继续读博士,但查里觉得工程的源头在实践之中,想先到飞机厂去拿点实际经验,以后再作打算。外国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有一年的实习时间,迪克森教授知道贝班克的飞机厂需要人,便写了推荐信,查里自己也和对方通过电话,把自己推销一番,于是便在这个工厂的Research & Design Division(研发部门)谋得了一份实习工程师的职位,为期一年。
    查里决定开车横跨美国大陆到西部去,好好看看美国。 他找来一个回南加州的低年级同学作伴, 一方面给自己壮胆;究竟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二来可以轮流开车,不会太累。
告别了老师同学 ,把他的参考书,笔记本和其它行李塞到他那部1930年的旧褔特小车中便一路向西开去 。他们走的是北线, 走走停停,看了许多有名的景点。在南达科他州(South Dakota ) 一个叫拉史莫耳山(Mont Rushmore)的地方,停下来参观了正在施工的总统巨石像,四位总统的巨大上身像在花岗石的山体中人工凿刻出来,工程相当艰巨。当时六十英尺高的华盛顿像刚刚建成。路过黄石公园,又流连一天,看了黄石大瀑布,在每隔一小时喷发一次的老忠厚喷泉 (Old Faithful Fountain)旁的旅店睡了一晚。穿过一片翠绿的怀俄明(Wyoming)平原,来到摩门教的中心,犹他州(Utah) 的首府盐湖城(Salt Lake City),参观了建筑精美的博物馆,了解了摩门教的艰苦的西部开拓展史,改变了原来对摩门教的一些负面印象。再转折向南,游览了大峡谷 (Grand Canyon),这里看峡谷是从上往下看的,科罗拉多河远在谷底,像一条小水沟。经河水千万年的冲刷,陡峭的河岸被切割成不同的景观,给游人留下了很多的想象空间。在走马观花大峡谷之后,便一路向西向拉斯韦加斯(Las Vegas)一路开去,途中参观了刚刚完工的胡佛(Hoover)水电站,胡佛水坝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水坝,近距离观察,更显得雄伟壮丽。拉斯韦加斯那时只是沙漠中的一个小镇, 有几家带赌场的酒店;供电站的建筑工人来渡周末。乌烟瘴气的赌场里挤满了满脸油汗的男人和浓妆艳抹的女人,见识过上海的繁华世界的查里,对此也不觉得惊艳。倒是同行的毛头小伙子,兴奋得不得了,要去碰碰手气,他们便在此停留了一夜。小伙子在赌场里玩“Black Jack”(21点)输得一塌糊涂,查里教他运用数学上的“概率论”,挽回了一些损失,便草草收场。
    当风尘仆仆的查里来到贝班克镇时,离上班的时间只剩两天了。也顾不得去市内看看美丽的洛杉矶,才急着张罗自己今后一年的住处。这便发生了刚才在广东杂货店的那一幕。
当天晚上,查里在酒店的房间里洗了澡,正躺在床上翻阅当天报纸上的租房广告,强哥的电话打了进来,他告诉查里自己家里有一间空房,女房客上月搬走了,可以让查里暂时住一下,等他找到房子时再搬。并约好第二天早上去看房子。
    家里有女眷的人如果要出租房间,一般只愿意租给单身女性, 除非是信得过的人。强叔说“暂时”是留条后路,相处得不好可以请他即刻走路,查里明白 这点 。约他一早看房,也是想让他可以在中午以前退房,免得多付酒店一天的房钱。强叔的细心和雪中送炭的举动给查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第二天,杂货店刚开门,查里便来到。强叔的家就在附近一条小街,走路一会儿就到了。这是一栋典型的三十年代加州民宅,前面一片草地,旁边一条水泥车道通向后院的车库。车库只有一个车位,停着一部的旧的pickup(小卡车),房子外观相当成旧,里面收拾得还算干净。房子是强叔打会,向亲戚朋友借钱买下的,每月还款,像现在还银行贷款一样。强嫂不喜欢别人在她的厨房里乱搞,在她的厨房做饭, 宁愿给房客包伙食,反正店里的食材多的是,吃饭添双筷子罢了。这也正合查里的意愿,也不管房租便宜还是贵,马上同意了房东的条件。他也不知道他投宿的这家房东,会影响到他一生。

房东和租客

    查里当天中午便搬了过来,把东西收拾好之后,崩紧的神经即刻松弛下来,躺床上伸直了身子,深深舒了口气,对自己说:Finally settle down!( 终于安顿下来了)。两个星期的紧张兴奋化作疲倦,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顿时便睡着了。要不是小杰森叫醒他吃饭,可能要睡到第二天早上。  
    查里就这样开始了在洛杉矶的打工生涯。早出晚归,一回家就躲到自己的房间里看书或听收音机,强叔两公婆白天也很少在家,吃晚饭是大家聚会的时间,强叔一家在家讲广东话,查里插不上嘴。平时和强叔和杰森用英文沟通,强婶不大会讲英文,她把英文用广东发音讲出来则更难懂,也许她觉得查里不懂广东话,她尽量和查里讲英文。吃晚餐她说成食“丁那”dinner) ,搭公共汽车说成搭巴西(bus), Los Angeles(洛杉矶)她讲成罗省, San Francisco (旧金山) 叫三番市,Apartment (公寓) 叫柏门, Store (小商店) 叫士多等等。和她接触多了查里也慢慢听懂一些,就是不习惯她在英文和广东话之间不断的跳换。有时以为她在讲中文(广东话)她却在讲英文。有次在店里查里看见一个双下巴的美国老太太正疑惑地望着一堆节瓜(又叫毛瓜),这瓜在美国不常见到,胖老太心里盘算着这毛茸茸的黄瓜是拿来作汤呢还是作色拉,只听见强婶  在旁吆喝开了:“吉普吉普,good eat, good eat”( cheap cheap , good eat good eat),(便宜便宜,好吃好吃) 。“good eat”胖老太猜可能是“good taste”(味道好),但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和吉普联系上了。结果是强哥家里的餐桌上的节瓜出现了许多天;节瓜猪骨汤,鱼丸节瓜,节瓜粉丝煲,红烧节瓜等等。 “cheap”这个字,在英文中常带点贬意。带种族歧视观点的美国人常说中国人 cheap (贱),查里不想看到强婶一天到晚吉普吉普挂在嘴边,便用店里要丢弃的包装箱纸板替强嫂做了许多指示牌,上面写着 “Price Dropped!”(降价了) “Buy One Get One Free”(买一送一)“Just Arrived”(刚到货)“30% Off”(打七折)“Clearance!”(清货大甩卖) 等等,让强嫂随时按需要拿来放在货品旁,既方便,顾客也一目了然。查里就是这样一个体贴又细心的人,强嫂很感激他。
    胖胖的小杰森是家里的小霸王,父母老来得子,很娇惯他,他在家里横行霸道,动不动就躺在地上大哭大闹,满地打滚。 听说只有他姐才能制得了他。他倒是很喜欢查里,告诉同学他家来了个big brother(大哥哥), 教他折纸飞机飞得又高又远,还陪他练击球。只要查里一回到家,小胖子便跟进跟出,缠着查里陪他玩。 时间久了查里也吃不消。想用巧克力或冰淇淋贿赂他是行不通的,因为店里多的是,随他吃。于是想起自己小时上面的哥哥是如何折磨自己的,便试着用来对付杰森。比如他规定杰森要背多少段书、做多少数学题才能交换到星期六带他出去看电影或星期天陪他练球,当然这些书是永远背不完,数学题是永远也做不完的。又规定平时除了功课之外不可烦他,如果做到了,周末可以得到两分钱的奖赏。为了消耗小胖子过剩的精力查里还教小胖子擦车,每次半个钟头可让他赚到五分钱。恩威并施加上报酬终于搞定了这个胖小子。强叔两公婆平时没有时间管他,现在看到他居然乖乖的自己做作业,感到很吃惊,不知查里是怎样哄他的。就这样查里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一个月的暂住变成常住了。强嫂还主动提出替查里洗衣服,不要查里送到外面去洗,这可是强婶对房客从来没有过的优待。
    查里也很喜欢这一家善良朴实的广东人, 看到他们辛苦工作而常常日不敷出的窘境,查里主动提出增加了房租,希望有些帮补。但这看视平静的生活,不久就出现了涟漪。

女主角姗姗来迟

    前面提到强叔有一个女儿在洛杉矶城里读大学,查里是五月底住进来的,住了一个多月,一次也没有碰到过。七月四日是美国的国庆节,查里在家,答应晚饭后开车带杰森出去看烟火,正讲着,门一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Lily(莉莉)” 杰森喊道,立马冲了过去,一边拉住查里的手介绍“This is my sister, this is Charlie”(这是我姐, 这是查里)
莉莉笑着说“知道了,知道了,你电话里讲了无数次,我知道你认了个big brother(大哥哥)“ 那时美国的许多私立寄宿中学有一个 big-brother(大哥哥) 的习惯,每个新生都有一个高年级的学生提供一对一的帮助和指引,叫作 big-brother(大哥哥),现在好像不流行了。
    莉莉伸手和查里握了一下手:“I’m Lily, nice to meet you”(我是莉莉,很高兴认识你). 查里接道”Charlie, me too”(我是查里,同样很高兴认识你。) 查里打量眼前的这个落落大方,打扮朴素的女孩。 深深的眼眶里一双烔烔有神的眼睛,小小的脸蛋,挺直的鼻子,配上娇小玲珑的身材,绝对是美人一个。
莉莉接着说:“ Does Jason bother you a lot?  He is a naughty boy,better keep distance from him. ” (杰森是不是常烦着你? 他可是个调皮倒蛋的孩子;最好离他远点) 顺手用手指在杰森鼻子上刮了一下。
    “Not really, he is a smart kid but need tame”(还好, 他是个醒目的孩子, 但是需要调教。)查里对杰森使了个眼色,也在杰森鼻子上刮了一下。人小鬼大的杰森却毫不介意,仰望着查里,一本正经地说:“Isn’t  she lovely? Are you going to date her?”她是不是蛮可爱? 你会跟她约会吗?)
    “Stop! you silly stupid bad boy.”(打住! 你这个又蠢又神经病的坏孩子)莉莉很尴尬,脸都红了,便在杰森脸上揪了一把。查里被这两姐弟逗得大笑起来,他轻轻摸了一下被他姐姐揪红了的小胖脸说“You are really  really bad”(你真是个坏家伙)。
这时听见强婶喊大家吃饭,“丁那衣丝雷地” (dinner is ready!)。因为女儿回家强婶特地煲了莉莉喜欢的汤,做了一桌广东菜。饭桌上回到广东话世界,查里埋头吃饭。莉莉转过头对查里说:“Excuse us for speaking  Cantonese in front of you , hope you don’t  mind”(请原谅我们在你面前讲广东话,希望你不要介意)。头一次在家里听到这么有礼貌又体贴的关照,查里连忙说 “Not at all, go ahead.”(我一点也不介意,你们继续讲吧)。
    晚饭后查里带杰森出去看国庆节的烟火表演,莉莉留在家里陪爸爸妈妈讲话。查里回来后加入他们,强叔对老婆使了个脸色,两老一会儿就消失了,两个年轻人继续聊天,一直到深夜。
    查里讲他的横跨美国的旅行见闻和趣事,以及刚到强叔家由于不懂广东话而闹出的笑话。而莉莉则讲了许多她的学校生活;她从小就立志学医,她就读的大学是一间有名的私立大学,以医学和工商管理最有名,同样有名的是学费贵得吓人, 同学大都来自有钱的人家。莉莉因为家贫但成绩优秀,申请到了tuition waiver(学费减免)的优惠,这恐怕是学校能提供的最好的帮助了。当然,这也伴随着很大的压力,学校每年都要评估一次,莉莉的成绩必需达到上等的水准(GPA 3.5以上)才能继续保持这项优惠。可想见她在高手如林的名牌大学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存活下来。此外,莉莉还有一份 part time 工(临时工),在周末和节假日照顾一位富家老太太,赚取微薄的工资来支付书籍和日常的开销。老太太其实也没有什么病,只是寂寞,需要身边有人陪她聊天和处理私人的一些事务,如回信及社交安排等。这也是莉莉平时没有时间回来的原因。查里自己也念过大学,能体会个中的艰辛,对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孩充满了钦佩和怜爱。
    莉莉还告诉查里她和她的室友兼闺蜜罗丝(Rose)许多搞笑的事,由当初两人相互排斥到无话不谈,生活上也互相帮助 ,让莉莉的苦读生涯增添了许多阳光。莉莉是罗丝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以前她对中国人也有很多误解,以为中国人是喝生血吃虫子,一年也难得洗一次澡的野蛮人。一开始彼此都保持距离,后来罗丝发现莉莉是一个和她一样的文明人, 比她还爱干净;一天要冲几次凉。这才开始有了私人交往。
    查里喜欢听莉莉轻言细语文雅的谈吐,心里也有许多话要对她讲,但时至深夜,深度关切他们的强婶却已在房里叫莉莉回房睡觉了。第二天一大早查里还没有起床,莉莉已赶回洛杉矶城里去打工。此后的节假日也没有再出现,连感恩节也没有回家。但莉莉这朵清新的百合花却留在了查里的心中(莉莉-Lily 在英文中是百合花的意思)。在紧张繁忙的工作之艅,莉莉淡淡的笑容常常缭绕心在他心头。查里没有再往深处想,他不是美国公民,他一年实习期满就得返回中国,此时中国正处在抗日战争的水深火热之中,他想,没有哪个女孩子会愿离开美国跟他去中国。
       圣诞节前收到电话说她工作的老夫人家里开圣诞节派对, 邀请查里和小杰森去参加。查里觉得很意外,心想老夫人又不认识自己,恐怕是因为要接送小杰森,把司机也请上了 。几天之后,正式的请帖也寄来了。查里给老太太买了礼物,替小杰森也准备了一份。在老夫人的圣诞派对上,会发生什么?查里满肚子疑惑。

莉莉的心思

    莉莉是在美国出生和受教育的第二代华人,同时受中美两国文化的影响。因为在家里讲中文,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较深。要知道那是三十年代,她父母也没有受过正规教育, 爸爸在家里灌输给她的是一些中国人的基本的做人处世道理,如忠孝仁义,与人为善等,妈妈则让她知道中国女孩子必须知道的规矩如对爱情的坚贞(一女不伺二夫)男女授受不清,男尊女卑,以及女子无才便是德等。她已过世的祖母从小就给她讲岳飞精忠报国,孟姜女万里寻夫和孝子黄香等中国故事。应该说莉莉家虽穷,却不是一点也没有教养。当然,美国文化中的自由平等博爱以及开拓进取这些积极因子的影响也一直伴随着她的成长。在两种文化有冲突的地方,特别是是旧中国文化中让女性处于从属地位的说法让莉莉无法认同。她往往采取折中的办法,养成了莉莉中庸,不走极端的性格。比如她虽聪明,却从不出风头,不去挑战男权为主的社会。这倒是很符二三十年代美国国情的,那时美国的妇女在社会上的地位也很低,妇女活动家奋斗了多年才刚替妇女争取到选举权。因为两种文化的熏陶,莉莉显得比同龄的美国孩子成熟,行为端庄得体。莉莉受父母的影响,明白自己生活在以白人为主的国家里,这是他们先祖经历了千辛万苦才建立的国家,理所当然的享有一些特权,先到先得嘛,中国人很容易想通。中国人在此借地谋生,除了守法以外还要尊重他们的权力,不和他们计教;究竟比起在老家所受到的压迫和剥削已好多了。这也是当时大多数华人采取忍气吞声默默奋斗的原因。对于针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莉莉和其它华人一样,严格要求自己,行事低调,不做什么出格的行为,以改变别人的印象。
    在爱情方面,莉莉还是一张白纸,她对事业的追求使她无暇顾及这方面。从高中时到大学都有男孩提约会的事,都被她一一婉言拒绝了。她的爱情观是一种理智的以结婚为目的的老派观点。不像许多美国年轻人,交男女朋友是以欢愉为目的,结不结婚无所谓。以她对自己的了解,她一旦投入就会爱得死去活来,那太影响她的事业了;她自以为她能理智的处理感情的问题,她的这扇门一直关闭着,从来没有人敲开过。 
    莉莉的爸爸妈妈像那个时代的其它的中国父母一样,对女儿的择偶问题是很关心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莉莉二十一岁了,连个男朋友也没有,两老不免有些着急;但苦于工作繁忙,接触的华人圈子里也没有合适的,这事一直悬着,一直到查里的出现。查里的教育背景、处世、年龄,以及英俊的外貌和儒雅的风度,这些两老都满意,通过一个多月的观察两老觉得查里的人品和心地也很好。又得知查里目前还是单身,这才有了撮合的意思。于是有了七月四号国庆节晚上那一幕。做得很自然,只有查里还蒙在鼓里。莉莉对家里发生的事完全清楚,很反感父母干预她的私事,可拗不过两老不断的啰唆,才匆匆忙忙回一次家,原想应付一下。
没料到,查里的出现让莉莉有了一见钟情的感觉,这让她自己都觉得意外。她和查里握手的一舜间就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同龄人,不止外貌,她喜欢他的声音和幽默的谈吐,她喜欢他的淡定和从容而显出的大男人的威严。她喜欢他专注的眼神让他显得真诚,好像能望到别人的心灵深处。她也喜欢查里开怀大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的样子。 莉莉感到自己对查里一点也没有陌生感,好像前世就认识了,很愿意呆在他身旁。幸好少女的矜持让她没有把好感太显露出来。
回到城里莉莉好几天都没有从这种感觉中恢复过来,好像失了神似的,不断回味着查里的音容笑貌和那天的聊天,自己也不时的笑了出来。她的室友罗丝注意到这点, 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时间一天天过去,事情没有任何进展,家里也没有这方面消息。 有一天,谈到莉莉交男朋友的事,望着神不守舍的莉莉,罗丝在她面前来回走了又走,手一拍,说了
一句: “we got to do something.”(我们得做点什么!)


罗丝出手

    老夫人家在洛杉矶的一个高尚住宅区理,整条街都是豪门大宅,各家之间是大花园相隔。圣诞夜,各家各户外墙和屋前的树上挂满了圣诞灯饰,更显得富丽堂皇,查里沿着车道把车开到正门口, 一个仆人替查里车,查里牵着小杰森走上宽广的阶梯,优美柔和的圣诞音乐声飘到了室外。莉莉正在门口负责接待客人;负责给每一个客人发一块小纸牌,上面写着客人的名字和一个号码,挂在胸前,方便彼此认识并准备以后抽奖用。她立即把查里介绍给旁边一位年轻漂亮的金发女郎。原来这就是罗丝,莉莉的室友。罗丝把查里和杰森带到 一位老太太跟前,介绍他们, 这便是今晚的女主人, 罗丝的祖母。老太太身体不错,头脑清楚。打扮精神,脸上化上了浓妆。自丈夫去世以后很害怕孤独,身边总要有人陪着 。她爱热闹,喜欢和阅世不深年青人聊天,听他们无忧无虑海阔天空,彷佛自己也年青了几岁。 她很了解莉莉的家庭情况。莉莉圣诞节假期都要为她工作使她有点过意不去, 罗丝便说服她把莉莉的弟弟杰森接来玩并邀请了查里,这样大家热闹点。老夫人仔细的打量查里,笑着对他说“I heard the girls talking about you a lot”(我听到姑娘们常谈起你),这让查里有点意外。 谢了老夫人之后罗丝把杰森安排到一群小孩子中 ,让他门自己去玩,她替查里倒了一杯果汁,介绍查里和她的哥哥认识,自己便去忙其它了。 罗丝的哥哥罗伯特(Robert)也曾在莉莉和罗丝的同一大学念过书,毕业后正在念法学院,打算以后当律师。他和莉莉也熟得不得了,说莉莉是他的中国妹妹。莉莉的修养人品让他留下很深的印象,在老夫人家上上下下都对她有好感。莉莉乐于助人,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但对别人给与她的帮助都会记在心头。 她在学习上给罗丝许多很好的帮助和影响,她的笔记本写得工整又条理分明,罗丝考试前常借来参考。 两人同住一室,朝夕相处,最容易发现对方的缺点,罗丝告诉罗伯特她觉得莉莉除了有点不可捉摸和太胆小之外,更像一位修女,刻苦自律,满怀仁慈之心。总之中国人的温良恭俭谦让的美德在莉莉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罗丝是一个心地好,单纯但被家里宠坏了的富家小姐,在外面有点霸道又不懂事;和人很难相处。家里特别和学校打了招呼,不要让她一个人住一间单间,并要舍监找一个品性好的来自贫穷家庭的学生和她做室友,以期让她变得懂事一点。换了几个都处不下去,一直到找到莉莉。莉莉从不和罗丝顶撞,即使罗丝错了,也只是事后提醒她,以免伤及罗丝的自尊。莉莉也慢慢的把罗丝带入了自己的世界,让她明白了中国人在美国的处境和努力以及和维生的艰辛。中国人对事物的许多看法让罗丝觉得似曾相识。原来罗丝先祖来自爱尔兰,和中国人一样,爱尔兰人也极重视家庭,孝顺长辈,有着相似的处世哲学。罗丝祖母和莉莉祖母一样,教导孙女要端庄识礼,中国人说站有站相,坐有座相,而罗丝祖母则常提点自己的孙女“Mind your manners, behave properly”(举止得体)。罗丝活泼开朗,莉莉谦虚谨慎,两人的性格形成很好的互补 。罗丝觉得莉莉太逆来顺受,不积极争取,好像什么都听天由人,有时实在看不下去,便会出手相助“push”(推)一下。     
    罗伯特告诉查里,莉莉的言行慢慢也影响到他妹妹。通过潜移默化,罗丝开始变得成熟和有责任感了。年青人特别是在大学受自己朋友室友的影响往往远胜过家人的说教。罗丝的家人很乐意的看到这种变化,一物降一物,大家都没有想到飞扬跋扈的箩丝居然接受了莉莉,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罗丝家人也开始对中国人有了正面的印象。莉莉原来周末在中国城的餐馆打工,后来老夫人身边需要人,罗丝便让她在周末和假日陪她的祖母。莉莉身兼看护,秘书,管家,让老夫人很满意,真是离不开她了。这不,今天几十人的派对全是两年轻的位姑娘组织安排,一切都井井有条,大家都很满意。
    经罗伯特这么一说,查里今天对莉莉的性格和人品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但转念一想,不对,今天是圣诞夜,两个刚认识的男人在一起往往是谈球赛呀或时事呀什么的,怎么罗伯特在他面前夸了莉莉一个晚上。查里才回想起自己自七月四日美国国庆节见过莉莉之后差不多有五个月没有再主动联系过莉莉,连在餐桌上也没有问过她。强叔两夫妇有意撮合他们,这是最明显不过的了 ,连小杰森都看出来了。莉莉匆匆忙忙赶回家和他见上一面,说不定也是强叔夫妇执意的安排。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查里如果有意,应当有所表态。怪不得强叔一家这一阵子表情有点怪怪的。罗丝邀请他参加这次聚会又叫哥哥陪他,给他介绍莉莉的为人,一定不止当司机这么简单。查里这才恍然大悟,怪自己太投入工作忽略了身边的这个机会。
罗丝后来加入他们,问了查里的工作情况并邀查里以后周末常来玩。她不是客气的一般应酬话而是有具体的安排,老太太周末下午常约朋友打桥牌,她的牌撘子常常来不了,查里如果愿意,可以加入他们。
    派对很成功,大家都很尽兴,由于有小孩参加,十点钟开始抽奖和交换礼物,派对到此就结束了。莉莉送查里和杰森出来 ,莉莉在弟弟杰森的脸上亲吻了一下说了声圣诞快乐,而后和查里握手并祝他节日快乐,查里拥抱了莉莉回答她的问候,悄悄的在她耳边加上一声“See you soon”(很快会来看你)。两位年轻人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依依不舍的分别。
 
柳暗花明

    由于罗丝的安排,查里得以在周末常常和莉莉见面。查里的桥牌打得很好,很快就成为老太太的固定撘伴。莉莉和查里便有了很多见面的机会, 老太太也很通情答理,留下一些时间让年青人单独相处。 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感情日见深厚。 爱情小船遇到到浅滩,搁浅了一会儿,经罗丝这一push (推) ,便沿着风平浪静的河道向下游漂去,正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里明白告诉莉莉目前的处境,几个月之后实习结束便要返回中国,莉莉说为了和他在一起,天涯海角都会跟他去,但要等她完成医生的训练之后才会去中国。在美国想当医生很不容易, 四年大学的基础课,四年医学院拿博士再加二年住院医生,十年就过去了;还不说进医学院是百里挑一,竞争十分激烈的难事。 对查里来说也是一个难题,以莉莉专注她事业的追求的脾气,查里要等七年才有机会和莉莉在一起。当时两人正在热恋当中,七年就七年吧,爱情天长地久,这几年只是一瞬间。七年之后莉莉到中国去和查里结婚 。这就是他们的七年之约。莉莉是一个单纯又浪漫的女孩,没去仔细想会遇到的困难和世事多变的现实。
时间过得飞快,查里在飞机厂实习满一年了,当时二战已爆发,由于欧洲和亚洲的战事吃紧,飞机厂的订单多得做不完,厂方对他的工作很满意,替他办理了特殊人才延长居留手续,正式聘请他担任工程师,查里在美国的的生活就安定下来了。 这在当时可是一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 一方面是美国的移民政策由对华人由极度的排斥到开始松动,另一方面说明查里有本事,美国要留他。 强叔一家也特别兴奋,强婶办了一桌菜为他庆祝。莉莉有了爱情的滋润加上查里也不会离开她回中国使她感到格外高兴, 她每天神采飞扬,三点一线,宿舍,教室,图书馆,然后盼望周末的到来。
    那一年,1940年,查里二十五岁,莉莉二十一岁,读大三。全世界除美国外,几乎都已陷入二战的峰火当中了。而美国奉行孤立主义,不愿意卷入欧洲及亚洲的战事,国内仍然是歌舞升平。

查里的家事

    故事转向太平洋的另一边, 查里一九三六年出国留学读硕士,三七年中日战争爆发,以后战事日趋激烈,查里的家人住在上海法租界,因为有国际法的约束,日本人在上海的行为有所收敛,查里的家人没有去逃难。上海和杭州的财产也没有波及,生意勉强维持,钱也是存在外国银行里,生活还算过得去,比大多数中国人好多了。那时美国和日本维持外交关系,从美国通过日本到上海的航线依然畅通,查里每个月都有寄钱和写信回家报平安。这次工厂留他在美国工作,他欣然接受,马上写信告诉家里他不会按照计划实习一年就会回国,而是打算长期在美国呆下去。还把和莉莉谈恋爱的事告诉家里,说等莉莉大学一毕业就娶她。没想到,这封信在家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原来,一个有出息的男孩是亲戚朋友眼中的宝,都想把待嫁的女儿嫁给他,像查里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年轻人,又是美国留学生,更是个中极品。 一个一个的媒人把门坎都踩破了。现代的人很难想象当时像上海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大都会,在三十年代,包办婚姻怎能这样大行其道。其它的人都好打发,只有一个人是不能拒绝的,这人便是查里的表舅,一位极和蔼仁慈的长辈。
    查里的母亲出生在一个富有的盐商大家庭,明清时期,盐业是朝廷发牌的特许经营行业,垄断经营,家境十分富裕。 民国之后,取消了特许制,但祖先留下的生意和杭州湾的大片土地以及在上海杭州的房产,仍然是很大的家业。 可惜她家人丁单薄,丈夫又不善于理财,商场上上过几次当。同族人对这份家业虎视眈眈,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在生意场上又不宜抛头露面,四处周旋,全靠她一个富商表弟帮忙,为她打点各方生意,才使家业没有衰败。查里母亲生了四个男孩,查里是最小的,中国人向来重男轻女。表弟对姐姐家有四个男丁羡慕不已,因他只有2个女儿。查里的三个哥哥出国留学都是他出资的,查里出国,表舅更是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以壮他的行色。
    表舅大女儿云芳出世时查里七岁,表舅特别喜欢查里,对查里母亲说 “你家那么多儿子,这个就给我罢”查里母亲说 “好呀,你喜欢,把查里过继给你好了”。表舅说 “你家人气旺,我不带走,以后给我做女婿就是了”。原来以为这是一句戏言,查里他妈也没当真,可没想到,表舅是认真的。查里到美国留学时表舅对查里妈妈说时间正好,等查里学成归来,我女儿也大了。查里他妈这下有点急了,因为她拿不准查里是怎么想的,她究竟是嫁到比较西化的人家,明白儿子有恋爱的自由,这事使她很为难。那时云芳十五岁,还在读中学,查里帮她补功课,也带她出去看个电影,吃个西餐什么的,一直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的看待,一点也没有恋爱的感觉,平时也没有书信来往,更谈不上有什么承诺了。查里知道表舅喜欢自己,把自己当儿子一样的喜欢,但没有往当女婿那方面想;究竟很多人都知道近亲不好通婚的道理。他也不知道在这事上表舅的真实意愿和妈妈的为难。按照原定计划,查里实习完了就该回国了。表舅期望这一天的到来,和查里的妈妈说等他一回来就办喜事,要办得热热闹闹的,表舅想,儿女的婚事是父母说了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花了两万伍千美金相当于七百两       黄金,要是按黄金来算,现在值九十万美金了)购置了一栋新屋作新房,位于上海法租界浦石路一个叫留园的花园洋房小区。
中国及欧洲战火连延,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美国独处世界一偶,没有受战争的波及,大量的欧洲难民,亚洲难民都向往美国而不得其门而入。这是因为美国对移民有严格的控制。当然也有例外,像爱因斯坦这样的外国科学家就是这个时期进入美国的,查里以美国急需的外国工程人才身份得以留在美国,这本是一件光荣而另人羡慕的喜事,可查里的家人此时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查里的家人除了他爸爸之外,都站在表舅这边,也不完全是因为受过表舅恩泽的原因,而是云芳的确是一位好姑娘。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温良贤淑知书       查里出国以后,她常常来查里家问候老人家。查里要是辜负了她,不仅对不起表舅一家,查里自己的损失也太大了,这样好的姑娘哪里去找?
大家商量的结果由查里的大哥写了一封信,意思是查里留在美国工作可以接受,但一定要先回来完婚,以后再把云芳接出去。要他千万不可做不仁不义的事,破坏家规,在外面随便找个不了解底细的人结婚,辜负了家人的期望;又说母亲因为这事都急病了,几天不吃不喝,床都起不了等等。
    这是查里第一次明确的知道家里的意愿,就是要他娶云芳,如果查里坚持要娶莉莉,那么不仁不义不孝这几顶帽子就会戴到查里头上。查里远在美国,没人给他找麻烦,但拿妈妈生病来要挟他却是太令人受不了,查里妈妈因为辛劳加上生产了七八个子女,身体本来就不好,把查里的事和妈妈的病联系在一起让查里很不高兴,先前的兴奋一扫而空。查里把这事告诉莉莉,他的意思是等莉莉大学一毕业进医学院之前就结婚,免得夜长梦多,让家里不要再有幻想。但这却和莉莉的想法不同。莉莉想要当医生的理想是雷打不动的,她不想这么早就结婚,影响她的学业。这时她正忙于申请医学院的入学考试, 她要查里让她好好想想,这事就拖下来了。不料这一拖,就发生了不少变故。


上一篇:我的张掖之行 下一篇:布拉格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