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乐logo

乱世情缘 (下)

作者:董事长 | 童恩文



劳燕分飞
 
​​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五月份,莉莉从大学毕业同时获得了医学院的录取通知。双喜临门,强叔特别高兴,把铺子托给人,一家穿戴整齐去参加莉莉和罗丝的毕业典礼。查里负责替他们拍照,阳光下留下了一家人辛褔的笑脸。 强叔要杰森、查里和莉莉三人合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罗丝一家也到场为她们喝彩,罗丝毕业以后就要嫁人,开始她人生的下一个篇章。查里这时正値他事业的顶峰时期,每天加班加点 ,工作也做不完。莉莉有几个月的假期,时间一点也不敢浪费,在一个医院找了份临时工,周末还是去老夫人家,查里和她在那儿见面。两人的关系维持着。上海那边没有得到查里的答复,事情就这样悬着。十一月中旬一份由上海打来的加急电报交到查里的手上,“母病危速归”。 一般人收到这样的电报,就意味着要回家办丧事了。查里心慌意乱,不知母亲病情能否支撑到他回国见上一面。查里和厂里商量请两个月假,厂里很为难,因为查里工龄不长,加上加班的补时,只给了一个月假,另外替他保留这份工一个月,逾期不归则当自动离职处理。
    二战爆发后只剩有几家美国轮船公司运营着通往亚洲的不定期航线,洛杉矶到上海大概十五到二十来天。算下来,可以在家停留两个星期。查里买好一张从温哥华到上海的船票,这艘船名叫斗牛士号(Matadors)客貨混装船,是属于美国一家航运公司的,是当时最快的从美洲经日本到上海的船,适合在风高浪急的北太平洋航行。查里到移民局办理了重返美国的文件。走前一天晚上,给强婶留下了一笔钱,说是为结婚准备的,请她代为保存。实际上是他知道强哥手头拘谨,有时连买货的现金也没有,留下一点钱给他们让他们应急。查里又在自己床上的枕头底下给莉莉留下一张纸条放在一个小盒子里,里面装着一只一克拉的钻戒,这是为和莉莉结婚准备的,纸条上说“Keep this ring for me, looking forward the moment of putting this on  your finger by myself.”(请替我收好这只戒指,期待亲手替你戴上的那一刻。)
    为了给家人看他的学业成就,还带上了美国大学毕业证。走的那一天,强叔带着莉莉和杰森把查里送到洛杉矶联合火车站(Los Angeles Union Station),查里要坐火车北上温哥华上船,月台上杰森和莉莉哭成一团, 查里安慰他们说两个月以后就会回来。莉莉把一封信交到查里手上,要他上车再看。信上写道“ Keep this ring for me , 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请替我收好好这只戒指,我在这里死等你回来。)后一句话比那首有名的歌词足足早了四五十年,信里面装着一只镶着黑松石的银色的戒指,背面刻着“C & L”(查里和莉莉的缩写),这是莉莉为结婚准备的。她当时也在考虑查里的求婚,正在考虑是不是马上就嫁给他。正在犹豫中来了那封加急电报。心有灵犀一点通,两位有情人 以同样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爱情的坚守和早日团聚的期盼。留给对方的字条上都以”keep this ring for me”(替我收好这支戒指)把结婚时要交换的戒指分别保存。没想到的是两人再没有机会为对方带上这只戒指,而是生离死别了。

 
晴天霹雳

    斗牛士号一路颠簸于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到达上海,12月的上海已是冬天,呼呼的北风把租界里的法国梧桐树叶吹得满地都是,阴沉的天气,乌云满天,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十六铺码头上挤满了接客的人群,查里的大哥包了一部车来接他, 查里说先到医院,大哥一愣,说 “去什么医院?”查里说 “妈妈不是病重吗?”大哥才想起是自己打电报告诉他妈妈病危,便说“先回家再说吧”。查里心一沉,做好最坏的打算,眼眶里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大哥也不说话,回到家里,红光满面的妈妈巅着一双小脚出来接他。大哥才打圆场说:妈一听你要回来了,病就好了。单纯又善良的查里才知道自己受骗了。屋子里一大帮人,表舅、表舅妈和云芳也来了,雷公不打笑脸人,查里当着这么多人不好发作。问候了表舅一家,打量他们身旁一位漂亮年轻姑娘,查里他妈说:“吆,连表妹也认不出来了“。五年前,查里出国时云芳还是一位小姑娘,清汤挂面飞机场,女大十八变,现在出落得漂亮极了,新烫的头发,化着淡妆,雍容华贵,令查里有小小的吃惊。
    如果说头一天查里已经天上地下的折腾一次,那么第二天更是把他震惊到了九霄云外,天不亮就被枪炮声惊醒,街上不断有人呼喊:东洋人来了!报纸也出号外,“日本进攻珍珠港,美国对日宣战。”日本同时进攻香港、新加坡,并随即占领上海的英法租界,把外国侨民送到了龙华的集中营关了起来,日本人还控制了港口,中断了上海到欧美的航线。这颗重磅炸弹把查里震撼得顾不了要和他大哥算账,而是把注意力放在怎么收拾自己的这个难摊子上了。找不到回美国的船,好好的工作也丢了,怎么去通知莉莉他们自己陷在这泥坑里出不来了?电报打不出去,连信也寄不出去,查里欲哭无泪,从来没有感到这样的孤立和无助,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自己家人对自己的背叛已无关紧要,问题是如何脱身。斗牛士号在上海停留了一两天,不按原定航程到香港调头,将货物卸下后匆匆驶入公海,取道夏威夷匆匆赶回美国去了,这大概是最后一艘回美国的船,中美民间海上航线从此断绝。要是查里是一个果断的狠心的人,大可乘原船回去,那他这一生的历史要重写。
    大哥原来只是想把弟弟骗回来结婚,以后再让他回去,没想到惹了这么大的祸。于是关门谢客,对外说查里因为旅途劳顿需要休息几天,一家人商量如何走下一步。查里以后的经历丰富得可以再写一本书,包括日本特务机关如何搜捕查里以期获得美国最新飞机的有关情报,查里万分惊险的逃亡到达后方,以及在抗战中为中国的航空事业做出的贡献,不多累述。读者可以猜得到一点,随着时光飞逝,最终查里与云芳结婚了。
与其说查里顺从了命运和家庭,娶了云芳,倒不如说云芳以她的宽厚和包容帮助查里渡过了心理上最难熬的日子,查里变得离不开云芳,结婚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查里把和莉莉谈恋爱的事告诉了云芳,云芳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同情莉莉,她还很钦佩莉莉的独立奋斗的个性。这大概是因为云芳和查里从小一起长大,多一份兄妹之情,她能理解查里的处境,一个这么出色的年青人人没有姑娘喜欢才怪。她考虑问题要理智和阔达一些。女儿一九四三年出生于昆明,云芳说就起名叫百合吧,期望她像大洋彼岸莉莉阿姨一样聪明又能干。其实也正是云芳贤惠之处,她知道丈夫心中永远有Lily(百合)这个名字。

 
寻找百合花

    抗震八年,中国历经磨难,死伤几千万人,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不料随及又陷入内战,国民党政府全面溃退,而查理怀着建设新中国的梦想,留在了大陆。查里在国民党时代和共产党时代都相当吃香,1949年中共在大陆掌权后对知识分子采取优待政策,查里一直享受高级知识份子的优待。航空有关的大学和工厂属于国防部门,在历次运动中都没有做得太过火,查里的生活没有受到什么的影响。除了文化大革命红卫兵抄家,把云芳的名贵首饰洗劫一空以外,可以说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查里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给中国的航空事业做出了贡献。在他的老年,回望自己的一生,没有太多遗憾。唯一的牵挂是他在美国的朋友后来怎么样了。二战中,当查里到达后方,中美之间恢复了通邮,由飞虎队的飞机飞越喜马拉雅山的驼峰把邮件送到印度,再绕道南太平洋经澳洲到达美国。查里得以写信给莉莉告诉她自己的情况,那已是离开美国快一年了,没有收到莉莉的任何消息。抗战胜利后,查里回到上海,也曾给莉莉去过信,也没有收到回信。一九七二年尼克松访华后,有不少美籍华人访华,查里旧居的邻居告诉查里说曾看见一位看来像华侨的老太太在打听一个叫查里的人,邻居只知道查里的中文名字,不知Charley(查里)是何人,查里听说时,这事情已过去几年了。倒是查里在美国的工程师同事来中国学术交流时碰到了他,查里要他回美国找莉莉的消息,也没有下文,估计难度很大。
    老爸和疾病抗争了几个月,在百合回家的第五个月终于撒手离尘,乘鸖西去。临终前,把百合叫到身旁,把留在身旁几十年的戒指交给她说你回到美国试着替我找一找莉莉,如果找到了便把戒指交还给她,告诉她这戒指跟了我几十年,是我的吉祥物,陪我经历了许多艰辛,如果找不到你留着它作纪念好了。这是一只男士用的银色戒指,镶着一块方形黑松石,老爸平时戴的是和云芳结婚时的结婚戒指,这只戒指老爸经常把玩和擦拭它,说怕它变色。一九六六年文革中红卫兵抄家时,老爸把它含在嘴里,逃过了一劫。
    百合回到洛杉矶便开始搜寻莉莉的息,九十年代已有互联网但没有现在这么完善,搜索引擎也没有这么强,美国又没有中国那么好的无所不知的派出所与街道大妈,总不能到美国警察局去查找你爸五十多年前的老情人的消息吧,不说你是神经病才怪。查里离开美国时,莉莉已进医学院读书,按莉莉坚强的个性,一定完成了学业当了一名医生,按理说寻找一位医生不应太困难,这些在美国都是公开的资料。问题是美国女人嫁人后都随夫姓,谁知道莉莉后来嫁给了谁?医生的名单中没有发现莉莉邝这个名字,说明莉莉一是结婚改姓了,二是没有完成学业,也可能不在人世了。百合的先生和她开车到贝班克镇莉莉老家一带去寻访,二次世界大战后,这一带变化很大,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搬到了离洛杉矶更远的沙漠区,一条五号州际高速公路,从贝班克镇穿堂而过,莉莉爸爸的小店和老家正好在波及的区域,不见了踪影。这几条线索都断了。百合便想由莉莉的社会关系中去找。
杰森是莉莉唯一的弟弟,当年那个逗人喜欢的小胖子,现在也应六十多了,遗憾的是计算机弹出来几个字“杰森邝 1933-1963,美国空军中尉,1963在越南为国捐驱,埋葬于柯林顿国家公墓。白合伤心了一阵子,爸爸很喜欢这个小弟弟,送行时杰森哭得一塌胡涂,老爸安慰他说两个月以后就会回来,杰森说“you promise?”(你应承?) 查里和他击掌说“ I  promise”(我答应一定会回)这是老爸和杰森的最后告别的情景。杰森由老爸教他折纸飞机开始,对飞行充满了向往,后来终于做了飞行员,现在他们只能在天堂相会了。
    下一个想到了罗丝,她也是嫁了人的,查里和莉莉还参加了她的婚礼。可惜没把她夫家的姓记下来。罗丝是爱尔兰裔的美国人,姓康纳理(Connolly)。百合突然想起了在罗丝家开圣诞派对时陪了老爸一个晚上罗丝的哥哥,一个叫罗伯特的人,那时他正在读法学院,说以后要当律师。这就好办了,开业律师的数据也是公开的,在电话簿上都可以查得到。百合打了许多电话,都没有她要找的律师罗伯特康纳理,前台小姐大多是几句话就把她打发了。百合的英文又不好,别人也不耐烦,但百合给每一家打电话时都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要找的人的名字,就是罗伯特-康纳理, 罗丝-康纳理和莉莉-邝这三个名字, 并告诉对方他是这几个人朋友查里的女儿。
    一天晚饭后,百合正在收拾,一个电话打来,前面几句英文没有听清楚,还没有回过神来,对方已改用广东话讲起来了。百合在来美国之前在香港住了十几年,会讲广东话,原来这是莉莉打来的!莉莉住在圣地亚哥海边一家养老院里。约好周末百合去看她。百合会见到一个怎样的莉莉呢?已经过了五十多年了!

 
两朵百合花

    由洛杉矶开车去圣地亚哥很方便,沿着五号高速公路一路向南开一个多钟头便到了。莉莉的养老院在娜荷雅(La Jolla)的海边,一座漂亮的西班牙风格的建筑,走过后面广阔庭院就是一片沙滩,太平洋的波涛起伏,海涛声每天二十四小时陪伴着这些幸福的老人们。莉莉的房间在二楼,起居室的大玻璃门面向大海,外面是一个大阳台,每天都可以看到壮丽的落日景色。
莉莉已在房间内等候多时。百合眼前的这位长者,身材娇小,满头银发,一双锐利的眼睛炯炯有神,鼻子小巧而挺直,嘴唇薄薄的,人显得自信和坚毅。这大概是多年当医生形成的风度。和老爸形容的莉莉年青时的胆小谨慎的形象相差甚远。
    百合把老爸的宝贝戒指交回莉莉时,莉莉已是热泪盈眶了,她听了百合讲这个戒指的故事,特别是讲到为了躲过红卫兵的浩劫,查里把戒指藏到嘴里,多年来一直不断擦拭戒指,更是泣不成声,她说你爸其实不用擦,这戒指是不会变色的,因为这是一只白金戒指。百合的老爸和金属打了一辈子交道,居然把一只贵重的白金戒指当作一只银戒指,真是开了一个国际大玩笑。可能查里主观认为莉莉是一个穷学生,没钱买贵重的戒指。但他却如此宝贝似的冒着危险保护这只戒指,让莉莉很感动。她把查里留下的钻戒给百合看,那只戒指仍然很新净,好像刚从铺子里买回来一样。莉莉说这是因为一直收着等你爸回来替我戴上的缘故。老爸写的纸条也放在盒子里,墨水已经退色,连字迹都快看不出来了。莉莉把两只戒指放在一起,关上盒子,在上面亲吻了一下。
    以下是她告诉百合她爸走后的一些情形。查里一走就没有了音讯,而后的时局变化,美国的参战以及在中国惨烈的战事,乱世中,大家以为他死了,强叔一家伤心了很多天, 后来他们搬去了纽约,因为那边比较好赚钱,杰森高中毕业以后在那边参军当了空军,他一直没有成家,在越南阵亡后埋在柯林顿国家公墓。莉莉没有接到过查里的信,可能是因为寄到莉莉家里的老地址,没人转给他们。要是查里把信寄到老夫人家就好了,莉莉一直和老夫人保持着像祖母和孙女一样的良好关系。爸妈搬到纽约之后,周末和节假日,莉莉还是和以前一样回老夫人家。老夫人后来也成为莉莉的病人,五十年代才去世。莉莉一开始就不相信查里已去世,她固执的守着和查里的七年的约定等查里回来和她结婚,到中国去她不介意,只要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就好了。二战后,她往上海查里的家去过信要查里回来娶她,也如石沉大海,她这才相信查里已不在人世了。老夫人的孙子罗伯特亦即罗丝的哥哥很喜欢莉莉,知道她要嫁中国人,他也没有办法。他一直没有结婚,陪莉莉渡过许多艰难的时刻。一九四七年也就是莉莉和查里的七年之约满了之后的第二年,经不过老夫人的一再催促,两人结婚了。
莉莉年轻时只把罗伯特当一般朋友,因为罗丝自小就怕这个哥哥,烦他老爱管她,使得莉莉对罗伯特也有一些敬畏的心理,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莉莉心里认为只有金发碧眼的好莱坞明星才配得上他,自己从来没有朝这方面想。没想到罗伯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没有一般纨绔子弟的恶习,他更喜欢莉莉的内在涵养和才华,中国女性以丈夫为中心的传统他也很欣赏,觉得娶这样中国媳妇才舒服和省心,何况在他心目中莉莉一直是一个小鸟依人的小脸美人,活脱一个Barbie doll(芭比娃娃,老夫人当年也是这样说)。第一次见面就想把她抱在怀中。记得当年罗伯特追求她时,莉莉觉得两人差别太大曾婉言拒绝,说你那么高大又那么富有,我一辈子仰望你,太辛苦了,罗伯特却说:亲爱的,那我就一天到晚抱着你,绝不会让你累坏。说到做到,罗伯特是一个细心的好丈夫,从不让莉莉有任何的委屈。两人过了几十年的恩爱生活,七十年代初中美尚未建交,罗伯特专门和她到加拿大中国大使馆申请前往中国的签证,陪她去上海凭吊查里的故居。莉莉有时不禁想,要是嫁给让她那么着迷的查里跟他去中国,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命运真是不可预测啊!
他们唯一的遗憾是两人没有子女。罗伯特于两年前去世那时他们已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了。
     百合在养老院一直待到夕阳西下才驾车回洛杉矶。完成了老爸的遗愿,看到了老爸的初恋情人,听了她这边的故事,心中无限感慨。她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个时代,没有受老一辈那么多因战乱而起的苦难。老爸和莉莉当年的爱情纯洁而浪漫,两年的感情让老爸回味一世。

再续前缘

    这两朵百合花第一次见面就非常投缘,两人都有亲人团聚的感觉,就这样开始了比老爸当年更长的交往。莉莉孤身一人在养老院,没有家人的陪伴,寂寞是免不了的。她隔几天就会打电话和百合聊天,告诉百合许多和她爸恋爱时的故事,老人对过去的事记得特别清楚,这也是百合能把这个故事写得这么详细的原因。百合初到美国,许多事都要向莉莉请教,两人在电话里没完没了。百合每个月会去看她一两次,带她出去吃中国餐,和购物等。比起养老院的其它老人,亲生女儿也不过如此。莉莉很高兴上苍在她垂暮之年时给她送来这个女儿。应当是查里派她来的,她常常这样想。百合也常在节假日将莉莉接回自己狭窄的公寓里团聚。两人挤在厨房里,莉莉教百合烧广东菜,做她妈妈最拿手的节瓜煲。圣诞节莉莉回自己的家,也就是当年老夫人的家,现在由罗丝一家住者。莉莉出身清贫,不好虚荣,也不习惯由一大堆人伺候,她崇尚简单的生活,宁愿自己到养老院去住,把大宅留给罗丝和儿子一家。此时罗丝与丈夫离婚,独子马克与母亲一起生活。莉莉曾带百合去参加过罗丝家的圣诞派对,让百合回味了当年老爸带着杰森,战战兢兢的参加富家派对的场景。罗丝的独子马克当律师,他自己开了一家律师楼,一个朋友看到有人找罗丝-康纳理,知道是他妈妈,这样便找到了莉莉。罗丝和当年老太太一样也由年青人伺候着,过着富家生活,对自己的这位闺蜜加嫂嫂一点也不敢怠慢,两位老人在一起还是像当年在大学时一样亲密得难分难舍从见面到告别不知要拥抱亲吻多少次。
    马克比百合大两岁,两人认识时马克已是一个孙儿的祖父了。他和家人及百合商量好轮流在周末去探望莉莉,让莉莉每个周末至少有一个人陪。他告诉百合,舅舅和舅妈(罗伯特和莉莉)是他除妈妈以外最亲的亲人了。他出生时,妈妈就叫莉莉当他的godmother(教母),当时莉莉正在医学院读书,一有空,就回来“ babysitting” (照顾婴儿),以后大一点,给他读儿童故事哄他睡觉。莉莉是他除爸爸妈妈之后学会叫的第一个名字。妈妈从他小时候就教育他要知道感恩,常常挂在妈妈口上的一句话就是“take a good care of lily”(照顾好莉莉),从两三岁时在派对上颠颠咚咚给莉莉端来一杯饮料开始到长大了给莉莉跑腿办事,机场接送,马克都是心甘情愿的。莉莉后来成了她的舅母,关系又深了一层。罗伯特和莉莉自己没有儿女,将马克视为己出,莉莉更是把对老夫人和罗丝的感情延伸到了他的身上,在他身上灌注了很多心血。马克高中还没有毕业,因为父母离婚家庭生变,没人管他,又交了损友,变得游手好闲不求上进,还染上了吸毒的怀习惯。莉莉知道后请了一个月假,陪马克到医院去戒毒,自己在那边当了一个月义务医生,顺便监督治疗的进展。从戒毒医院出来后,把马克接到自己家里像儿子一样的照顾。罗伯特将马克带到律师楼做办公室小工,实际上是让他在那儿复习高中课程,请了专人辅导,考到高中文凭后读大学。大学毕业以后再读法律博士。舅舅舅妈对他真是恩重如山!
    莉莉后来健康情况变得越来越差,需要有人二十四小时看护,她头脑却还清楚,弥留之际,百合请了几天假去陪她,后事是安排好了的,不用百合操心。她只是想百合陪着她。她走得很安详,拉着百合的手不肯放松,等百合感到她的手发凉时,心跳已经停止了。莉莉活到九十四岁,那年是二零一三年, 和百合交往了十八年。
    莉莉葬在好莱坞山北边山脚下的洛杉矶森林草地墓园(los Angeles Forest Lawn Memorial Park),站在山坡上可以看到不远处莉莉老家所在的贝班克镇。许多大明星,像伊丽莎白泰莱,迈克杰克逊等都选这里作为长眠之地。莉莉和他的丈夫罗伯特埋在一起,罗伯特的家人罗丝,老夫人等都葬在附近。在这么显赫的风水宝地,莉莉的葬礼却是最简单朴素的墓旁仪式, 连礼堂都没有租,只有主持人,马克一家和百合参加。葬礼上没有鲜花,因为莉莉生前留言,去她的葬礼谁也不要送花,把钱省下来去捐给教会或慈善机构。

尾声

    百合先后送走了老爸,自己的亲妈,又送走了亲人一样的莉莉,心情很怀,自己头上的白发与日递增,不免想到自己也到老年了。莉莉死后一年多,百合收到,洛杉矶一家律师楼一封信,请她于某日某时到律师楼会面。百合到达时马克和另外一个人已在座了。律师受委托人莉莉的委托向他们宣读莉莉的遗嘱,律师说由于莉莉的遗产数目巨大,清理费时,直到现在才结算清楚,莉莉遗产的大部分是丈夫罗伯特攒下的巨额财产,当年莉莉是主要继承人,这些财产包括洛杉矶城中心的整栋高楼和另外一些商业地产,众多的股票、债券、现金,都由专业人士管理着,这些都将由罗丝的儿子马克继承 。老夫人的大屋的产权也将正式转移到马克的名下。莉莉的大学母校分得一笔钱,成立一个康纳理基金,收益将作为贫困学生的奖学金。给慈善机构和教会的捐赠已由莉莉事先安排好,由每年的收益中直接拨款,马克照做就可以了。
    律师念道:“受先夫康纳里的托付,正式把家族的遗产传给我们的外甥马克,希望他不要辜负长辈的期望,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不忘回馈社会和照顾处于弱势的妇女和儿童。给学校的捐赠是为了报答母校对我和先夫的栽培,特别是莉莉在大学,一直享受大学给予贫困学生的学费减免的优惠,希望学校能像以前一样,把这种关爱不分种族,国籍,性别和信仰施放给需要的人。中国古人说:滴水之恩,报之涌泉,我希望我做到了。
以下这部份的财产是我个人一辈子的积蓄及投资的收入(律师给出了结算后的数目),由马克和百合平分。
    马克,我亲爱的外甥和教子,谢谢你在我的一生中带给我这么多的欢乐和辛苦,有了你,我和罗伯特的一生才变得完整。谢谢你一直照顾我,不再因为没有儿女而孤单遗憾。我知道你不缺钱,这是我的心意,去马里布海边买个别墅吧,我知道你想了很久了,里面记得挂上我的照片,平时我替你看着房子。
百合,我亲爱的朋友,我永远怀念你的父亲查里-我的初恋情人-带给我一生难忘的快乐和思念。他给我的家人真诚的帮助我也一直记在心中。由于战争,我们分开了,我不怨他。欣慰的是他也找到了真爱且培养了你这样一个善良能干的女儿。感谢你在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为我的付出。快点搬家去罗兰岗,在那里买栋房子吧,我不想看到你仍住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你的英文不好,罗兰岗中国人多,可以讲华语。剩下的钱千万不要去买股票,存在银行里或去买个收益较好的养老基金,不要太贪心,收益好伴随着高的风险,记住!我想看到你平安过老。
别了,我的亲人和朋友,不要为我哭泣,我在天堂里等着你们再相会。”
    百合和马克都没有因为得到大笔遗产而欢天喜地,反而坐在原地流眼泪,律师见惯了这种场面,坐在那里默默的看着他们;等他们情绪平静下来。以后是一些值钱物品的分配,百合分得莉莉的一些首饰,其中有老爸和莉莉的那两只定情戒指。
    历经半个多世纪,两只定情戒指终于团聚在一起,静静的躺在那个兰色的戒指盒中,就象他们重未分开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菊乐食品生产厂扩建 落户新津